奈何清秋

【言许】不见天日 不得善终(完结)花吐症梗

#抱歉拖了那么久才更 在隔壁玩的太狠了
#自己开的坑 跪着也要填完orz
#前文是个很遥远的东西了 戳我主页往下翻会翻到的(´ . .̫ . `)

    李泽言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仿佛才刚从之前暧昧的气氛中抽离出来。他的手搭在门把上,像是要打开门,又像是下一刻就要转身而走——他在犹豫。

    半晌,他终是松开了手,转身离开。不是落荒而逃不愿面对,他觉得他应该找许墨好好谈一谈了,他太了解许墨了。

    他知道他的伪装,微笑是为了掩盖落寞的神情,眼镜是为了遮掩失意的眼睛。他明白他害怕什么,在躲藏什么,甚至知道他不为人知的所谓缺陷。

    只是等许墨自己说出口真的太难了,他只能自己主动,盼望着自己的爱能穿过他冰冷的外壳,温暖到 哪怕一丝他徘徊在阴冷黑暗中的灵魂。

    当许墨醒来时,面对的仍然是空荡荡的房间,知道李泽言后来再没开门进来过,不知道在心里翻涌的情绪被人类称作是安慰还是悲哀。

    已经是花吐症的最后阶段了,许墨的evol几乎完全消失,这下真的是个普通人了,咳出花瓣的频率越来越高,伴随着花瓣咳出的血液也越来越多。他能感觉到 随着evol和血液一起流逝的还有自己的生命力,本来就白皙的皮肤变得病态的苍白。

    李泽言怀抱的温度仿佛还停留在身体的周围,苍白纤细的手指微微颤动着,像是还在挽留那一丝温暖的离去。可是…终究还是留不住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抱我呢…我明明…已经想要离开你了……我就快要放弃你了……为什么你还要来找我……你到底要我怎么办啊……李泽言……」许墨把身体紧紧蜷缩起来,窝在床的一个角落,单薄又无助……

   
    许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答应李泽言的邀约,大概是希望自己在离开他之前,能再感受一点他的气息,和一丝温暖……

    许墨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整个人都被冬日里斜洒下来的暖阳笼罩着。他看着自己放在阳光下的手微微出神。

   “怎么几天没见,你气色还是这么差,生什么病了吗?”李泽言问道。

    阳光下的许墨苍白得让人不敢触碰,额前的碎发被镀上一层金色,紫色的眼眸低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打下一片丝丝分明的阴影。温柔安静得不像话,像是一碰即碎的瓷娃娃。

    “你知道吗,”许墨没有回答李泽言的问题,突然开口,“说来可笑,我最近特别喜欢晒太阳。”
    「因为它特别温暖,像极了你抱着我的时候你怀里的温度,像是能驱赶我周围萦绕的阴冷,洗净我黑色的灵魂一般。」

    “但是我又不敢离阳光太近。”
    「因为它跟你一样,干净透明得发亮,让我不敢触碰。 它是吸血鬼的克星,而我就是那一只贪恋着阳光的吸血鬼;不见天日,不得善终……」

    李泽言听着许墨低声说着毫无逻辑的话,密密麻麻的疼痛感从心脏流向四肢,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许墨,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许墨抬起眼睛看着李泽言,眼睛里的茫然和悲伤让李泽言没来由地心痛。
    “我可能要走了。”

    “走?你去哪里?出差吗?”

    “不是,就是要离开一段时间,以后应该不会回来了。”

    “不回来?你想去哪里?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你,你没有必要离开。”听到许墨要走,李泽言的言语中是掩不住的焦急。

    “你…是在……挽留我吗?”

    见许墨总是回答不相干的问题,李泽言眉头皱得更紧,语气也更强硬,
   “我说,你有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你没有必要离开。”

    “我问你,你是在……挽留我吗?”许墨的声音突然提高,语气也突然急促起来。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眼睛死死顶着李泽言,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紧握着杯子的手指有些泛白。

    李泽言沉默许久,像是下了决心一般,开口说道:“是,我在挽留你,许墨,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许墨一阵猛烈的咳嗽声打断,
    “咳咳……咳咳咳……咳……”许墨紧紧捂着自己的嘴想要抑制住自己的咳嗽,却无济于事,每一次咳嗽仿佛牵动着五脏六腑都在颤动,可喉咙深处的氧却越来越难耐。

    李泽言起身想去安抚他,却在下一秒愣在原地,他看到许墨苍白的手指间,流出的鲜红刺眼的血液。忽地拉开许墨捂着嘴的手。然后便看到了一手的鲜红和带血的花瓣。

    随着手被拉开,许墨嘴中的花瓣更是毫无阻拦地伴随着咳嗽涌出来……

    “花吐症?”李泽言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整件事,冷下来的脸上带着几分气恼和心疼。他把刚挺住咳嗽脸上泛着红晕的许墨搂在怀中,问道,“你就是因为这个躲着不肯见我?还想着自己离开?”

    许墨像是有些羞怯,把脸埋在李泽言怀中,闷着声哼了一下。

    李泽言无奈又心疼地把许墨的身体掰向自己,挑起许墨的下巴,欺身吻了上去。

    “我话还没说完呢,许墨,我爱你。”

    “你是阳光,我是日行者……”

                                            ——end





#这篇文章真的拖了好久好久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能拖 真是抱歉了
#为什么拖到最后才让李泽言解除许墨的花吐症,我个人认为花吐症用来写甜文应该是表白用的,既然是表白那应该是在双方都明白对方的心意以后它才发挥了它的用处,而不是两个人稀里糊涂亲完以后啥都不知道。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我泪点真的很高 但是这篇文看到我泪腺崩坏 跟我所想的面面真的算是一模一样了 有点长 但真的绝对值得你们看完。

DARK:

夜尊视角。看得开心。

昨晚bygg发的微博
念了我整本书里面最喜欢的一句话
真的鸡皮疙瘩全都起来而且好久都消不下去的那种
赵云澜就是我的英雄啊😭

标准答案(并不)
曹光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教授表示答案非常令人满意

请求

请求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Krabat: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言许】不见天日 不得善终 3 (花吐症)

#地雷狗血OOC都是我的错
#这章许撩撩的人设有点软
#不是特别擅长写对话,只能用一些笔墨去写别的东西,希望你们能看懂
#具体私设见第一章
#对了 今天是我生日啊!!! 求祝福~ T^T 有人看到我吗????!!!!!没人我待会儿再来

    李泽言是个性格极冷淡的人,就连他自己也这么觉得。可他不是没有情感,他只是不擅长表达,或者说,他习惯隐藏。

    可即便如此,他的情绪波动也少的可怜。偶尔在听到好玩的事情时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偶尔在碰到难搞又繁杂的公务时因烦躁而大发雷霆;偶尔会羡慕那些活的平凡又幸福的人们;偶尔在一个人回到家时,面对着漆黑空荡的房子而感到孤独;偶尔……偶尔在看到那个人时有种不知名的……悸动的感觉……

    那个人瘦削的身体穿着白大褂,看起来总是特别干净。说话时温文尔雅,嘴角万年不变的微笑也是温柔英俊……可是他知道,这只是表象,这不是真的许墨。他曾想撕破他的外壳,想看看他露出的除了微笑和沉默意外的表情,可是他没有成功。每当他看到许墨的眼睛时,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被惊艳,暗紫色的眼眸像是世间最灿烂的星河,它总是收敛着的,收敛着主人所有的情绪,将一切思绪和情感都藏进那星河的深处,所以那双紫色眼眸又带了丝丝朦胧,更是欲隐欲现,难以琢磨。他总想试图看透这被收敛的浩瀚星河,可每次都不自觉地被那片幽暗的紫色所吸引,无法动弹似的,然后沉溺其中,不可挣脱,自甘沉沦……

    当李泽言再次看到许墨时,是在他的研究所。
    “他生病了。”——这是李泽言看到许墨时的第一个想法。他的皮肤本就白皙,病态的苍白无力和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衬得他更孱弱安静。

     去的时候他正发着烧,额头的温度烫得惊人,还好人还有些清醒。等李泽言看着他吃了药以后才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是不是生病的原因,李泽言总觉得许墨和平常有些不一样。比如他极力维持冷淡而难掩脆弱和不适的神情让李泽言在怔楞之外又多了几分心疼。

    当许墨睁开眼睛时,李泽言的心跳漏了几拍……那简直…是他见过最惊艳而美丽的眼眸,透露着许墨从不曾流露出的神情。当黑长而卷翘的睫毛分开后,露出了那双眼睛:因为困倦而带着水汽的氤氲,原来暗紫色的眼瞳此刻却是幽深动人地发亮,那总是笼罩着的朦胧的眼前的薄雾也已散去,流露出了李泽言渴望已久的神情,除了微笑和沉默以外的神情,此时此刻,李泽言终于看清了许墨眼里那些若有若无的东西,那是脆弱 迷茫 无措和浓浓的化不开的忧伤,它很不安,像是在寻找些什么重要的东西,当它注视到自己时又突然安静下来,那是一种……安心…和……依恋?

    当许墨稍清醒后移开眼神,李泽言才从那一片流动的紫色星河里抽离出来。看着沙发上的那人,李泽言有些尴尬地开口:“你生病了,我抱你去卧室床上休息一下。”难掩的命令口吻的语气。还没等大脑变迟钝的许墨消化完这句话,李泽言就一把抱起他向卧室走去,许墨条件反射地搂住李泽言的脖子,惊得发出一声带着鼻音的猫似的轻咛,这一声像是羽毛轻掠过李泽言心头,痒痒的,感觉半边身体都酥了,不由得将怀里的人又抱紧了些。

    将许墨放到床上没一会儿他就开始咳嗽,像是强忍着什么一样,痛苦地咳着,:“咳咳……咳……李…泽言……你先……咳咳……你先出去……”像是硬从喉中挤出的几个字。
    “你没事吧,要不要喝点水?怎么咳得这么厉害?”李泽言抚上许墨的背,正准备安抚他。
    “我没事……你出去……就现在……咳咳咳……快!”许墨拼命忍着喉咙的痒痛,催促李泽言出去。千万……不能让他看到……

    当房门被关起来,卧室里只剩许墨一个人时,他再也忍不住,伴随着一阵猛烈的咳嗽,猩红的血液从他口中喷涌而出,床单和地上还有一片片带血的鲜红的桃花花瓣……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桃花幽香。

    最后许墨的视野里是一片灰黑色的模糊,然后便沉沉地昏睡过去……

【盾铁】 涉及复联三剧透!!!


    一想到整部复联三美队和托尼一面都没见到我就难受

    我终于接到那个电话,可是……那声音不是他……